闻香不止识女人,上海博物馆藏

2019-09-23 05:10 来源:未知

山西稷山青龙寺元代壁画。画中佛教护法神“帝释天”左手持一长柄香炉,身后一位力士跪着托起一圆盘,盘中盛着弹子大小的香丸,帝释天右手正打算从盘中拈起一枚香丸向长柄香炉中“添香”。

        涓涓流水旁,镂空的木隔断,轻纱垂帘,围起一个小小的空间。隔扇门上全部糊以绿纱,形成了“碧纱厨”,是古典美人避暑度夏的清凉所在。

图片 1

明代陈洪绶《斜倚熏笼图》。妇人拥被懒懒地斜倚在用细细的竹篾条编制成的熏笼之上,笼下香炉既香且暖,这是古代上层社会生活习俗的写照。

        "绣香熏被梅烟润,枕簟碧纱厨”。就像水墨画里的皴法一样,朦胧纱帐中的香气,是层层叠叠的,彼此交融,互相洇染的。

《斜倚薰笼图》轴,明,陈洪绶绘,绢本设色,纵129.6厘米,横47.3厘米,上海博物馆藏。

闻香不止识女人

        在这似有还无的香气中,倦意渐浓。而就寝前,被子也要放在熏炉和熏笼上加以熏烘,如此这般,一来被子气味宜人,二来腊月寒冬,炉中炭火可以把被子烤暖,甚为舒坦暖心。

陈洪绶的人物画,清圆细劲、润洁高旷、力追古法,被誉为在仇英、唐寅之上,盖明三百年无此笔墨。这之中,《斜倚熏笼图》堪称其人物画代表作。画中,一少妇拥被懒懒地斜倚在用细竹篾条编制成的熏笼上,笼下香炉既香且暖。抬头右上方,一只鹦鹉高悬架上,架旁一木根矮几,几上铜瓶中插一支盛开的木芙蓉,榻前一小儿正用一柄团扇去扑一只大黑蝴蝶,一侍女侍奉在旁。图中人物、珍禽、花卉、器物,刻画入微、充满了动感,少妇身披的锦被上布满白鹤团纹,发上的首饰与宫绦上的玉佩,榻面浓丽冷艳的石青色,花朵与小儿衣服上的浅红色,鹦鹉与叶子上的浅绿色,器物上深浅不一的赭色,作品构图、笔墨、色彩、意境无不令人赞叹,显示出作者无所不在的独到匠心。

图片 2

图片 3

图片 4

        熏被子时,熏笼和熏炉当然都是要摆设在床上的。于是专门设在床上的熏笼,就成了闺阁生活必需的设备。贵妇们倚在熏笼旁,借着熏炉中的炭火取暖。这一慵懒的场景,深深的打动了诗人们。由此,在古典诗词中,我们就看到了拥笼美人的各种情态。

图片 5

        这是怎样地一种慵懒。烟气袅袅,炉火融融,最是销魂!

图片 6

          “红颜未老恩先断,斜倚熏笼坐到明”,白居易的《后宫怨》,我们仿佛看到了清冷后宫里的怨妃,独坐梦不成的悲凉。当慵懒变成时光的消磨,情趣也自然地苍白了。

图片 7

        金鸭小香炉长置帐中,引起诗人们对于春宵美人的无限遐想。而残灯下冷闺里的熏笼,却让他们体会到了许多女性真实的处境。有多少被离弃的孤独人儿,在长夜难眠中,只能拥着熏笼,从这无情之物中,获得一点点的温暖。

图片 8

陈洪绶,号老莲,晚年号梅迟。浙江诸暨人。擅画山水、人物、花鸟,造型趋向夸张,有装饰味,与崔子忠并称“南陈北崔”,是明代具有鲜明个性特征的人物画高手。

感谢收看,阳阳说画致力于为您呈现精美画卷。

欢迎收藏转发,如有问题欢迎在评论处留言。

TAG标签:
版权声明:本文由365bet在线官网下载发布于世界历史,转载请注明出处:闻香不止识女人,上海博物馆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