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毅庵改编第五十三军后最初下令任命哪个人为

2019-11-04 04:30 来源:未知

原题:二十九军打响抗战第一枪的前因后果

九一八事变后,日本以武力侵占中国东北三省。1932年3月又建立了伪满洲国,扶持了清逊帝溥仪的傀儡政权。然后准备进攻华北,打开山海关,吞并热河,再图平津。在日军攻陷山海关和热河之后,华北形势危急。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决定,将华北地区三十余万军队组织起来,编成8个军团进行抵抗。宋哲元被任命为第三军团总指挥,秦德纯、庞炳勋被任命为副总指挥,以不足两万人的军队担任冷口以西经龙井关、马兰峪、罗文峪、城子岭口、喜峰口、潘家口约300里的防线,其中最重要的是喜峰口和罗文峪。

提到二十九军,人们就会想到喜峰口,大刀队,以及着名的芦沟桥,其实要讲二十九军,就不能不回溯一下它的源头,冯玉祥的西北军,1930年,蒋冯阎大战结束后,冯玉祥战败,黯然离场,他拥有的西北军也土崩瓦解,其中一部分军队退至山西,经过张学良的整编,西北军这部分残部组成了第二十九军,二十九军建军之始,张学良曾令张自忠出任军长,然而,张自忠且认为,自己威信不足统帅二十九军,他以“平日宽大厚重,深懕人心,物望所归”为理由,向张学良推荐,西北军五虎将之一的宋哲元担任军长,当时和宋哲元争夺军长宝座的还有孙良诚,张自忠和宋哲元密商之后,派萧振瀛带着厚礼到张学良处左右活动,最终宋哲元抢在孙良诚之先出任了二十九军军长。

但二十九军装备极差,有三分之一是原西北军遗留下来的老汉阳造、三分之一是当年淮军打太平天国时用的毛瑟枪、其余的是自制的土枪。不仅武器陈旧种类复杂,且弹药补充困难。毛瑟枪就根本配不上子弹,只是背着做样子而已。在这种状况下,宋哲元只好保留了原西北军时使用的大刀,以弥补枪械之不足。为此,他给每位士兵配备了一把大刀。这刀与一般的单刀不同,它是由山西的镔铁打成,每把重7斤,全长7尺,刀面最宽处有4寸,刀沉力大,舞起来凛凛有风,很有杀伤力。宋哲元还特意聘请了一些身怀绝技的武术名家来担任教习,如当时享有盛名的武术大师李尧臣。

2 喜峰口抗战大刀扬威

在宋哲元二十九军的体系之中,冯治安不能年轻,他是宋的嫡系,又和张自忠是莫逆之交,于是,张又推荐冯治安为主力师三十七师的师长,自任三十八师师长,刘汝明呢带来了八千人,开始担任副军长,经宋哲元、秦德纯、萧振瀛到张学良处活动,又扩编二师,刘汝明出任师长,佟麟阁为人宽厚有长者之风,人缘颇好,做过宋哲元的副职,与刘汝明关系非同一般,以后佟被任命为副军长,兼军官教导团团长,赵登禹虽然资力较浅,但是他是跟着宋哲元突围出来的,因此也受到重用。

为了将无极刀法传播,军部先由各连队抽选骨干组成大刀队,以简元杰为队长,由李尧臣直接传授刀法,再由他们返回连队传授给全军。

众所周知,卢沟桥事变的起因是日军借口一名士兵“失踪”而炮轰宛平城,这是日军全面侵华战争的开始。当时镇守北平的中国军队是29军,该军曾在1932年的长城抗战中大放光彩,着名的《大刀进行曲》就是为长城抗战中的29军而作。29军时任军长是宋哲元,他出身贫寒,参军后转战南北,成为冯玉祥的爱将,打了半辈子的内战。不料随着时事变化,站在了抵抗日军的第一线。而宋哲元率领的29军,是他收拢起来的“中原大战”中冯系的部分残兵败将。这支并不完美的军队涌现了不少抗日英雄,北京还有三条街道分别以佟麟阁、赵登禹、张自忠将军为名。

冯玉祥的西北军东征西讨,南征北战二十余年,纵横捭阖,几经变迁,最终落得个烟消云散,余下的人马组成了二十九军,可以说,这支部队是西北军剩下的精英,与此同时,二十九军的将领也形成了气味相投的一个圈子,然而这个圈子呢,可以说是优劣参半,好的一方面,以宋哲元为首的将领们,都继承了西北军的优良传统,对于军队的管理严格,也具有很强烈的民族情结,忠军爱国,不过,他们也没能摆脱身为军阀部队的狭隘性,当民族大义和自身生存发生冲突的时候,他们往往会选择自保,比如在芦沟桥爆发战事之后,二十九军虽然是奋勇抵抗,但是最终还是选择了撤退,个中原因,最重要的一条就是宋哲元选择了保存实力,他曾经对张自忠说,西北军是冯先生一生心血所建,留下的这点底子,我们得给他保留着

蒋介石对二十九军是有所考虑的,他准备利用他们去江西剿共。而宋哲元却认为中国内战多年,国力衰竭、列强环视。为此他在《北平实报》上发表了自己的主张“枪口不对内,中国人不打中国人”、“军人之天职是保卫国家”。所以二十九军在由山西到驻察哈尔的两年多的时间里,不仅积极练兵,还重点进行了爱国主义教育。

砥柱峙中流终仗威稜慑骄虏;

29军前身是冯玉祥将军指挥的西北军,1930年,冯玉祥将军联合阎锡山倒蒋失败后,西北军一点残存的部队只好溃退到山西南部集结。为了挽救西北军,冯玉祥将军多方活动,经张学良将军研究首肯,将这支部队收编成29军,初编为37、38两个师,每师三个旅,但是实际是五个旅。部队的枪械有三分之一是西北军在反蒋战败时遗留下来的汉阳造、三八式,还有三分之一是原甘肃调出来的老毛瑟枪。在这种装备很差的情况下,宋哲元只好保留了原西北军时使用的大刀,以弥补枪械之不足。为此,他给每位士兵配备了一把大刀,情况具体是如何的呢?

星芒寒五丈不堪殄瘁恸元良。

由于士兵手持大刀与日军短兵相接,使日军虽有优良武器却因两军混战而不能发挥作用,残酷的战斗使双方伤亡惨重,500人的大刀敢死队仅生还23人。宋哲元急调37师赵登禹旅、王治邦旅及38师佟泽光旅,直奔前线,并任命赵登禹为喜峰口方面作战军前敌总指挥、王治邦为副总指挥,共同协助作战。11日夜,赵登禹旅长率两个团为一路从左翼出潘家口绕至敌右侧,攻击喜峰口两侧高地之日军。是夜赵登禹身背大刀,踏雪前进,由老乡带路,从后面包抄,于12日拂晓抵达日军在北山土三子的骑兵阵地和在蔡家峪、白台子的炮兵阵地。趁日军尚在熟睡之机,将手榴弹扔入帐篷,杀伤无数日军,对逃出之日军则一刀一个人头落地,随后又将阵地上的火炮、辎重、粮草一一炸毁。喜峰口一战共毙伤日军六七百人,我军亦伤亡副团长以下军官14人,士兵数百人,从此打响了二十九军武装抗战的第一枪。

同时,宋哲元还重视爱民教育,士兵吃饭时要唱“我们的粮食由人民供给”。所以宋哲元在山西练兵两年,训练出了一支军纪严明,能征善战的队伍。

在张学良东北易帜后不久,全国军队统一编制,蒋介石为海陆空军总司令、张学良为副总司令,宋哲元所部被编为国民革命军第二十九军。

中共中央副主席周恩来亦亲笔题写挽联:

二十九军全体将士皆系冯玉祥将军的西北军旧部,1930年中原大战,西北军溃败,各路残兵避居山西一隅。来自各派系将领宋哲元、张维藩、冯治安、张自忠、赵登禹、李文田、何基沣、萧振瀛8人,共议集合力量创办新军,推举原五虎上将宋哲元为军长,全军将士共四万余人,阎锡山每月拨十六万晋钞。全体官兵生计艰难,萧振瀛见此绝非长策,乃商得各将领同意,去投奔东北军的少帅张学良。张学良久慕宋哲元的指挥才能,决定收编这支能征善战的队伍归于自己麾下,并赠宋哲元一把将军指挥刀,刀柄上刻有“张学良赠”的铭文,刀鞘和刀柄上雕刻有花纹,十分精致,部队改称为东北边防军第三军,全军只有1.5万人的编制,却要维持4万人吃饭,所以无论官兵一律只管吃饭而不发军饷。全军下辖两个师,第一师师长冯治安,第二师师长张自忠。军官一律降级使用,如赵登禹原为师长,现编为冯治安手下的旅长。后来刘汝明加入又增加为暂编第二师。

自平津沦陷后,宋哲元就患高血压肾病,在此情况下,他向蒋介石提出辞去第1集团军司令职务,转调第一战区副司令长官,后肾病转成肝癌,只好辞职去大后方休养。宋哲元虽身在后方,却心系抗日前线,纵不能到前线与敌厮杀,唯撰写抗日文字抒发未酬壮志。他曾在衡山麻姑桥边的石壁上刻“不教胡马度衡山”一行大字,表达自己对日寇疯狂入侵的无比愤慨。并在旁边刻“卧虎”二字,其寓意为卧虎藏林,他以“卧虎”自比,养精蓄锐,期待重返战场,逞威有日。

1933初,日本继“九一八”吞并我东三省后又挥兵南下,企图越过长城,再吞华北。为遏止日军的攻势,军事委员会北平军分会主任张学良将北方各派系的军队组成八个军团,在长城一线布防。二十九军与四十军组成第三军团,任命宋哲元为总指挥,秦德纯、庞炳勋为副总指挥,负责热河以东岭南一线防务。二十九军共辖三个师,宋哲元令37师冯治安部防守城岭子—喜峰口—潘家口一带;令38师张自忠部以遵化为中心,防守龙井关至马兰峪一带;令暂编第二师刘汝明部在玉田向安镇及东辛庄镇集结待命。

失地收未回虎威昭垂卢沟月;

1933年3月9日,二十九军37师先头部队刚到喜峰口,发现喜峰口已被日军第14混成旅所占领。此阵地原是第四军团53军万福麟的防地,因连日作战将士过度疲劳而撤退。从10日到11日,37师先头部队与进攻喜峰口两侧的日军展开肉搏战,先组成500人的大刀敢死队,双方来回拉锯,争夺激烈。

宋哲元命冯治安率领37师以三屯营为中心负责城子岭口、喜峰口及潘家口一带的防线,张自忠率领38师负责龙井关到马兰峪的防线,刘汝明的暂编第2师以遵化为中心,负责防守罗文峪。这实际上是一场保卫平津的前哨战,宋哲元做战斗动员,提出“这是我们军人保卫国家的最好时机”。29军以昼夜180里急行军的速度由察哈尔省开赴前线。该军原定3月10日接替万福麟的53军防守喜峰口,但是53军因过度疲劳,在3月9日已经溃败下来。宋哲元调动全军最精锐的三个旅(37师赵登禹109旅、王治邦110旅、38师佟泽光113旅)夺回喜峰口。日军武器精良,又有坦克、火炮的配合。宋哲元任命赵登禹为喜峰口前敌总指挥,王治邦为副总指挥,佟泽光协助之。战斗开始时,29军组织了500人大刀敢死队,仅有23人生还。赵登禹两次夜袭敌营,敌人在睡梦中就已人头落地,由此取得了喜峰口抗战的胜利。在长城抗战期间,宋哲元再次提出了“宁为战死鬼,不做亡国奴”的口号!

李是河北冀县李家庄人,曾拜神拳宋彩臣为师,先练三皇炮锤拳,后练六合刀、追魂剑等十八般兵刃,会使暗器,功夫过硬,在社会上颇有名声。民国以后,李靠在家授徒为生。当宋哲元聘请他到军中担任教习后,他根据大刀的特点及日军步枪上刺刀的情况,结合原来的六合刀法,创造出一套“无极刀法”。此刀法既可当刀劈,又可当剑刺,其中有一招叫“空手夺白刃”,虚实结合,以奇制胜,后来在喜峰口、罗文峪的战斗中都发挥了极大威力,使日军在近战中毫无招架之力。日本兵因惧怕大刀砍头,并流传如被大刀砍掉脑袋死后就不能再托生成人,这大大影响了日军的士气。于是日军赶造铁脖套发给士兵套在脖子上,也成了一大奇观。

据统计,当时日军进山海关的部队有三个军,均配有机关枪、坦克、大炮和飞机等先进装备,而第1集团军此时装备十分有限。1936年蒋介石曾派何应钦发给29军湖北造步枪2000支、步兵炮8门、步枪子弹400万发,后来宋哲元曾利用大沽造船厂制造轻重机关枪、迫击炮、掷弹筒等,并在天津制造子弹,以补充各部队。七七事变之后,第1集团军才配备上捷克式步枪一万支、高射炮十二门及自来得手枪四百支,仅靠这些武器,在和日军作战时处于劣势。

宋哲元死后,蒋介石以军事委员会主席的名义亲笔题写了挽联:

历史啦网导读:小编将“宋哲元”的相关内容都整理在以下内容中!

喜峰口、罗文峪战斗的胜利,使宋哲元与29军声名大振,但由于中国国力不足,被迫与日本签订《塘沽协定》,宋哲元率部撤回察哈尔省。根据丧权辱国的《塘沽协定》与《何梅协定》,国民党的中央军和张学良的东北军必须撤离华北,平津地区出现了权力真空。汉奸潘毓桂、白坚武等人将大炮运至天安门,妄图组织“自治救国军”。29军总参议萧振瀛见状,请示蒋介石并得其批准后,29军37师在师长冯治安的带领下跑步进入北平,镇压了汉奸宵小的叛乱,稳定了平津局势。为此,蒋介石将河北省主席商震调往河南,任命宋哲元为河北省主席,以维持29军的生存。而日军急于分裂华北,气势咄咄逼人。1935年,蒋介石派何应钦到北平,协调各方利益,主持成立了冀察政务委员会,以宋哲元为委员长。随后,宋哲元任命秦德纯为北平市长,萧振瀛为天津市长,冯治安为河北省主席,刘汝明为察哈尔省主席。冀察政权在危机四伏的华北地区建立起来。

1937年12月,蒋介石命令第1集团军总司令部由濮阳移驻河南新乡,1938年春,宋哲元率领77军和万福麟的53军向冀豫之间的敌人进攻,战斗失败后,新乡弃守。宋哲元率77军撤到获嘉车站时,他在站台上不走,这是河北省最后一个火车站,秦德纯劝他上车,他仍然不动,最后被部下架上车离去。

值得一提的是,主持冀察政务期间,宋哲元关心民生疾苦。他在1934年曾给母亲过七十大寿,并准备等母亲75岁时再过一次,但在1937年2月,他把预备给母亲做寿的3万大洋交给北平市政府,要求市政府建设“平民住宅一处,俾便贫苦平民,藉以栖止”。北平市政府遂在天桥附近盖了150间平民住宅,廉价租给穷人居住。这是北京城有史以来,第一次由官员出钱为贫苦百姓建造廉租房。建造平民住宅的全部文件和图纸,至今还保存在北京市档案馆内。

位于北京市西南约15公里处的卢沟桥,是北京市现存最古老的石造联拱桥。在《马可·波罗游记》中,它被形容为巨丽的石桥,后来外国人都称它为“马可·波罗桥”。与这座造型美观的石桥相关的两件事让人无法忘记,那就是“燕京八景”之一的“卢沟晓月”,以及标志着中国人民开始全面抗战的卢沟桥事变。

卢沟桥事变爆发后,日军咄咄进逼,不断与29军爆发冲突。当时冯治安的37师主要驻扎在卢沟桥、龙王庙和西苑等地保卫北平,38师下属的阮玄武独立39旅有6000精兵,驻扎在北苑。由于日本长期对29军上层的威逼利诱,在主要将领中已经出现了主战主和之争。甚至有的人已经和敌人签署了秘密协定,成了宋哲元的肘腋之患。当37师在卢沟桥作战时,阮玄武却率军开赴南口,离开了这个是非之地。所以老百姓有“三十七师打,三十八师看”的歌谣。

9月上旬,津浦线方面的日军开始活动,主力是矶谷师团。到了中旬,日军就发动了全面进攻,在攻占静海县之后,继续沿运河和铁路线前进。第1集团军连野山炮都没有,所以封锁不住运河,日军常常冲到我后方登岸包抄第1集团军侧背。第1集团军只能利用子牙河、运河的洪水,任其在阵地前泛滥,以阻碍日军的进攻。此外,第1集团军还在碱河闸口桥设置了坚固的桥头堡,并在青县构筑了第二、第三线阵地,目的是为了阻挡日本继续进攻。在泊头镇车站附近,第1集团军的高射炮击落日军指挥机一架,获其文件,得知敌人进入山海关的兵力是三个军,以两个军向平汉线、一个军向津浦线进攻。日军向平汉线进攻时,配合防守平汉线的第2集团军战败,只得撤到新乡附近。第1集团军因洪水泛滥,阻敌前进,勉强支持了一个月,许多战士因长期在水中浸泡下肢腐烂,甚至生蛆。此时日军又越海由祁口登陆,强袭青县附近的第1集团军阵地,以致第1集团军后方失陷,只好全军向沧石线的沧县附近的阵地撤退,不久即南撤。

宋哲元侍母至孝,1939年春,他搬至灌县养病,十分想念远在天津沦陷区的老母亲。游青城山时,他在山下买了一根拐棍,刻上一首诗:“前岁辞亲日,中原板荡秋。敢轻离老母,无奈赋同仇。但愿常服侍,羞看此杖头。待儿归去后,常伴我娘游。”并刻上自己的乳名“湿”,托人带给母亲。1940年灯节后,宋哲元带领家人、部下到绵阳。绵阳是他与夫人常淑清25年前结婚的地方。常淑清是北京旗人,两人的婚姻由宋哲元的父亲与常淑清的祖父包办。宋哲元夫妇育有六女一子,后来收养了在喜峰口牺牲的29军烈士侯万山的两个遗孤,并分别取名纪峰、纪峪。到了绵阳后,宋哲元受了风寒,引发旧病吐血,高血压肾病转肝癌。在病重期间,他仍不忘抗战,发烧时的呓语也是抗战。1940年4月5日,病逝绵阳,终年55岁。

4 七七事变后丢失平津

喜峰口一战中,我军战士从缴获的敌人挎包中发现机要文件,得知日军要在两日后进攻罗文峪,占领北平。宋哲元急调王治邦旅昼夜行军,支援驻守罗文峪的刘汝明,打败日军的进攻,保住了罗文峪,也保住了北平城。喜峰口、罗文峪抗战的胜利鼓舞了全国人民,上海青年麦新还为29军大刀队创作了着名的《大刀进行曲》。歌词通过《申报》主编史量才送到29军的军部,从此代替了原29军的军歌《满江红》在军中传唱。1937年卢沟桥事变后,上海举行大型音乐会,《大刀进行曲》传唱全国。

今年是七七事变八十周年,铭记历史,才知和平之不易。本期“品读”讲述的,就是宋哲元将军及29军抗战的历史片断。

对这支重新组建的军队,阎锡山每月只拨给16万晋钞,实在难以维持。于是,萧振瀛代表新军北上谒见张学良。张学良久慕宋哲元的指挥才能,决定收编,新军改称东北边防军第3军。“东北易帜”后,全国军队统一编制,宋哲元所部被编为国民革命军第29军,下辖3个师:冯治安的37师、张自忠的38师和刘汝明的暂编第2师,全军共四万人左右,分驻晋察二省。

绵阳惊不起鹃声啼破锦江春。

宋哲元率军南撤后,华北战局又有了变化。当时的情况是:日军自10月上旬即以大部兵力由晋北南下,企图进犯太原,由于蒋介石派了几个军的兵力前往增援,中日双方在太原以北展开了争夺忻口的战役。日军为了策应对太原的进攻,把原来石家庄一带的日军调进娘子关,冀中广大平原尤为空虚,几乎成了真空地带。这时蒋介石命令宋哲元部侧击安阳东北,以解商震之围。宋哲元根据当时的情况,采取避实击虚、围魏救赵的办法,向邢台出击,在支援商震部的同时,策应山西方面的作战。当日方侦知第1集团军的行动后,就由邯郸派出了约有一个混成旅团的兵力,配备了坦克多辆,直取大名。驻守成安的骑兵无力抵御,县城被攻陷,日军继续向大名进迫。何基沣的179师奉命防守大名,但日军凭借优势火力最终攻陷大名,何基沣愤而自戕,幸有副师长曾国佐在旁拉住他的右臂,未中头部,弹从左胸穿过,未致殒命。

冀察政务委员会成立后,日军对冀察政权虎视眈眈,不断向宋哲元施加压力,妄图胁迫宋哲元脱离南京国民政府自治。1936年7月,潘毓桂、张璧等在日寇的唆使下,拟出了一个所谓的“自治方案”和“自治政府”旗帜图样,送给宋哲元,宋看后立即焚毁,并且撤销了潘毓桂的政务处长职务,换上了跟随自己多年的秘书杨兆庚。日军还对华北地区进行经济侵略,向冀察政权提出修筑津石铁路、开发龙烟铁矿、修改海关税则、开辟航空线路、收购华北棉花、长芦余盐出口等所谓“经济提携”问题。宋哲元对这些问题,既不断然拒绝,又不贸然同意,而是推诿拖延,甚至回到山东乐陵故乡躲避。而随着日军侵华野心的不断膨胀,宋哲元也更多地表现出抗日决心,他在1937年1月20日发表谈话称:“侵占我土地侮辱我人民,即是我们的敌人,我们一定要打倒他。”

8月份,宋哲元、冯治安带着全体军部人员移驻河间。河间位于保定和沧县之间,南京方面在此储运了一些粮秣、弹药。不久,蒋介石成立第一战区,自兼司令长官,程潜任副司令长官,29军升格为第1集团军,宋哲元为总司令,和第20集团军共同负责平汉线及陇海线中段的抗日作战。之后,宋哲元与冯治安领导第1集团军先后在津浦线、冀南、大名、豫北等地与日作战。

图片 1

7月30日,宋哲元、秦德纯、冯治安抵达马厂收拢部队。此时的宋哲元因患高血压已无法站立,而是坐在凳子上,由冯治安点名。领导天津抗战的李文田、刘家鸾由天津撤出后,已派人向宋哲元报到。伪冀东防共自治政府中反正的两位保安队长张庆余、张砚田率部到马厂报到,北平突围的刘汝珍团也派人报到。到8月1日,29军所属各部队基本到齐,当点名时,有人喊出了:“还有阮玄武没报到。”宋哲元叹口气说:“丢人哪。”阮玄武旅已在7月31日全部投降。

图片 2

宋哲元曾领导过多次战役,有丰富的练兵和作战经验。他的训练计划分战技训练与思想教育两种。29军的战技训练注重体能及射击,急行军时经常夜间开拔,一昼夜最高行军180里,所以该军有“飞毛腿”之称。全军生活上下一致,虽然经费困难,宁可军官欠饷,也要冬天给士兵穿棉衣,每人配备两双鞋。当时枪支弹药极为缺乏,宋哲元就利用山西的煤和铁给每个士兵打了一把大刀,并且请着名的拳师李尧臣将“六合神拳”改编成“无极刀法”,其中突出的就是近身格斗,用大刀拼刺刀。在思想教育方面,宋哲元要求以爱国主义教育为主。每日早晚点名之时,长官必向部下作包含爱国思想和战略要术的问话,使士兵铭记在心。

1 山西练兵铸就29军

29军副参谋长张克侠是中共地下党员,他得到宋哲元离开北平的消息后,立即通知了北京大学教授、地下党员张友渔,张友渔迅速把消息报告给中共北平市委,北平市委决定北平的一万八千名共产党员和民主青年全部撤离。

放弃卢沟桥就相当于放弃北平,宋哲元派人退回最后通牒,并下令29军全军抵抗。7月28日上午,驻守平绥路的沙河保安队投敌。随后,日本飞机轰炸并进攻南苑,佟麟阁、赵登禹两将军先后殉国,骑兵师师长郑大章入城报告佟、赵两将军牺牲的消息。因蒋介石下令宋哲元到保定指挥作战,宋哲元率秦德纯、冯治安、张维藩、陈继淹等人离平赴保定向军事委员会报到。随后,宋哲元到马厂收拢军队。

“九一八”事变后,宋哲元率庞炳勋、吕秀文、刘汝明等七位将领发出抗日通电,表示:“哲元等分属军人,责在保国,谨率所部枕戈待命,宁为战死鬼,不作亡国奴,奋斗牺牲,誓血此耻。”“宁为战死鬼,不作亡国奴”遂成了29军的军魂。

说起29军的由来,还要追溯到冯玉祥的西北军。1930年,西北军在中原大战中失利,冯玉祥下野。西北军溃败下来的一部分军队聚集在山西运城。当时大家都不愿意解甲归田,于是萧振瀛倡议重组新军,宋哲元等八人共议集合力量,重新创办一支新的军队,并推举宋哲元为领袖。新军成立之时,宋哲元总结自己的前半生,认为打内战是错误的,军人的天职是保家卫国。

7月25日,大批日军乘火车开抵廊坊车站,驻守廊坊的29军226团团长崔振伦提出限制日军出站活动,日军反而在站外面对我军营房修筑了工事,遭到我守军的制止,双方发生冲突。7月26日,廊坊失陷。接着北京又发生了“广安门事件”,日军强行要求由广安门入城,遭到守军刘汝珍团的拒绝,双方又展开厮杀。7月26日,日本驻屯军司令官香月清司向宋哲元发出最后通牒,要求把29军37师驻扎在卢沟桥和北京城的各部队撤到保定去,如果不撤,就认为29军想扩大事态,要由29军负全责。

TAG标签:
版权声明:本文由365bet在线官网下载发布于世界历史,转载请注明出处:张毅庵改编第五十三军后最初下令任命哪个人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