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传第二十二

2019-10-13 06:38 来源:未知

阿答赤,阿速氏。父昂和思,宪宗时佩虎符为万户。

彻里,阿速氏。父别吉八,在宪宗时从攻钓鱼山,以功受赏。彻里事世祖,充火儿赤。从征海都,奋戈击其前锋,官军二人陷阵,掖而出之,以功受赏。后从征杭海,获其牛马畜 牧,悉以给军食。帝嘉之,赏钞三干五百锭,仍以分赉士卒。

阿答赤扈从宪宗南征,与敌兵战于剑州,以功赏白银。阿里不哥叛,从也儿怯等征之,有功。世祖中统三年,从征李璮,身二十余战,累功授金符干户。丞相伯颜、平章阿术之平江南也,阿答赤皆在行中,著战功,殁于阵,帝怜之,特赐钞七十锭、白金五百两,为葬具,仍赐镇巢之民一千五百三十九户,命其子伯答儿袭职。

  〇铁哥朮
  铁哥朮,高昌人。世居五城,后徙京师。曾祖父达释,〔一〕有谋略,为国人所信服。太祖西征,高昌国主惧,以锦衣、白貂帽召达释与谋。达释知天命有归,劝其主执贽称臣,以安其国,由是号为尚书。太祖班师,诸王言于帝曰:「达释之子野里朮骁勇善战,所将部落又强大。闻其人每思率众效顺而未有机便,盍致之乎?」太祖是其议,即诏给驿马五百,迎与俱来。既至,引见,甚器重之。丙午,太祖西征,〔二〕野里朮别从亲王按只台与敌战有功,甚见亲遇。王方以绛盖障日而坐,及闻野里朮议事,喜见颜色,称善久之,既退,撒其盖送之十里。遂得兼长四环卫之必阇赤。壬辰,从国兵讨金,以战功最多,赏赉优渥。甲午,副忽都虎籍汉户口,筹其赋役,分诸功臣以地,人服其敏。
铁哥朮,野里朮长子也,尤沉鸷有才。尝有拥兵叛者,铁哥朮率族人与战于鱼儿泺。时军兴,簿檄繁急,铁哥朮一以其国书识之,无遗失者,帝甚嘉焉。至元中,擢为(隶)〔棣〕州达鲁花赤,〔三〕迁德安府达鲁花赤。适土人蔡知府者以众叛,铁哥朮率众先登,冒矢石,身被数枪,犹战不已,遂讨平之。主将怒,将屠其城。铁哥朮请曰:「叛者蔡知府数人而已,城中之人何预焉。盍诛其党与而止,毋令滥及非辜。」主将嘉其诚恳,城遂得全。累官至嘉议大夫、婺州路达鲁花赤,所在咸着政迹。大德己亥卒,成宗敕其孙海寿载其柩归葬京师,赠荣禄大夫、江浙行省平章政事、柱国,封云国公,谥简肃。

成宗时,盗据博落脱儿之地,命将兵讨之,获三干余人,诛其酋长还。奉命同客省使拔都儿等往八儿胡之地,以前所获人口畜牧悉给其主。军还,帝特赐钞一百锭。武宗居潜邸,亦以银酒器赏之。至大二年,立左阿速卫,授本卫佥事,赐金符。皇庆二年,从湘宁王北征,以功赐一珠虎符。

伯答儿从别急列迷失北征,与瓮吉剌只儿瓦台战于牙里伴朵之地,以功受上赏。寻进定远大将军、后卫都指挥使,兼有阿速卫事,将阿速军往征别失八里,与敌兵累战累捷。枢密臣 以其功闻,赏白金、貂裘、弓矢、鞍辔等,寻复以银坐椅赐之。

子四人:义坚亚礼,幼给事裕宗宫。至元十五年,为中书省宣使。尝使河南,适汴、郑大疫,义坚亚礼命所在村郭构室庐,备医药,以畜病者,由是军民全活者众。迁直省舍人。承中书檄征考上都储偫,及还,帝赐锦衣貂裘一袭,以旌其能。出为湖州路达鲁花赤,卒于官。月连朮,同知安陆府事。八扎,同知宣政院事。孙九人,海寿,义坚亚礼子也。由宿卫世祖朝累官至太中大夫、杭州路达鲁花赤,招复流民有恩惠。卒,赠翰林直学士,封范阳郡侯,谥惠敏。

失列门,直宿卫。致和元年秋八月,从知院脱脱木儿至潮河川,获完者八都儿、爱的斤等十二人。戮八人,执四人归京师。复于宜兴遇失剌、乃马台等,迎战,奋戈击死二人,以功赏白金、楮币。天历元年,从击秃满台儿之兵于两家店,杀其四人,复以功受赏。从战蓟州,又杀其四人。十一月,又迫杀十二人于檀子山,以功授左卫阿速亲军都指挥使司佥事。

斡罗思。由宿卫升佥隆镇卫都指挥使司事,赐一珠虎符。

  〇塔出
  塔出,布兀剌子也。幼孤,长善骑射。至元元年,入侍世祖,占对多称旨,赐以宝货衣物。四年,给以察罕食邑赋税之半,又还其所俘逋户三十。七年,降金虎符,授昭勇大将军、山东统军使,镇莒、密、胶、沂、郯、邳、宿、即墨等城,设方略,谨斥候,宋人不敢北向。九年,诏更统军司为行枢密院,改佥枢密院事。数将兵攻下濒淮堡栅,略地涟海,获人畜万计。宋人蒋德胜来降,塔出表言宜加赏赉以劝来者,于是赐黄金五十两,白金倍之。
十年,改佥淮西等处行枢密院事,城正阳以扼淮海诸州兵。宋陈奕率安丰、庐、寿等州兵数挠其役,塔出选精锐日十数战,奕遁去,卒城正阳。宋人复造战舰于六安,欲攻正阳,塔出询知之,率骑兵焚其舰。馈饟久不继,出兵据险,潜取安丰麦以饷军,宋兵壁横河口,塔出将奇兵大破之。

天历元年,谕降上都军凡若干数,特赐三珠虎符,升本卫都指挥使。

  十一年,朝议:「淮上诸郡,宋之北藩,城坚兵精,攻之不可猝下,徒老我师。宜先渡江翦其根本,留兵淮甸绝其救援,则长江可乘虚而渡也。」于是以塔出为镇国上将军、淮西行省参知政事,帅师攻安丰、庐、寿等州,俘生口万余来献,赐蒲萄酒二壶,仍以曹州官园为第宅,给城南闲田为牧地。

  宋夏贵帅舟师十万围正阳,决淮水灌城,几陷,帝遣塔出往救之。道出颍州,遇宋兵攻颍,戍卒仅数百人,盛暑,塔出即发公库弓矢,驱市人出战,预度颍之北关攻易破,乃急徙民入城伏兵以待。是夜,宋人果焚北关,火光属天,塔出率众从暗中射之,矢下如雨,宋军退走至沙河,大破之,溺死者不可胜计。明日,长驱直走正阳,时方霖雨,突围入城,遂坚壁不出。俄复开霁,与右丞阿塔海分帅锐师以出,渡淮至中流,皆殊死战,宋军大溃,追数十里,斩首数千级,夺战舰五百余艘,遂解正阳之围。塔出乃上奏:「方事之殷,宜明赏罚,俾将士有所惩劝。」帝纳其言,颁赏有差。秋八月,淮西行省复为行院。塔出引兵渡淮,屯庐、扬间。

  十二年,从丞相伯颜以舟师与宋军战,宋军大溃,其臣贾似道奔扬州,遂分兵四出,克池州,取太平,顺流东下,至建康、丹徒、江阴、常州,皆望风迎降。时扬州未附,谍告扬州人将夜袭丹徒,守将乞援,塔出设伏以待,扬州军果夜至,塔出扼西津邀击之,杀获溺死者甚众。入朝,帝赐玉带旌其功,授淮东左副都元帅,仍佩金虎符。十三年,加通奉大夫、参知政事,领淮西行中书省事。时沿淮诸州新附,塔出禁侵掠,抚疮痍,练士卒,备奸宄,境内帖然。俄迁江西都元帅,征广东,塔出宣布恩信,所至溪峒纳款,广东遂平。

  十四年,加赐双虎符,为江西宣慰使。宋益王、广王昺走保岭海,复改江西宣慰司为行中书省,迁治赣州,授塔出资政大夫、中书(左)〔右〕丞,行中书省事。〔四〕

  十五年,以二王事入议。帝命张弘范、李恒总兵进讨,塔出留后,以供军费。初江西甫定,帝命隳其城,塔出即表言:「豫章诸郡皆濒江为城,霖潦泛溢,无城必至垫溺,隳之不便。」帝从之。降附之初,有谋畔者,既败获矣,塔出谓同僚曰:「抚治乖方之所致也,中间岂无诖误。」止诛其渠魁,尽释余党。瑞州张公明愬左丞吕师夔谋为不轨,塔出廉知其诬,曰:「狂夫欲胁求货耳,若以曚昧言遽闻之朝廷,则大狱兹兴,连及无辜。且师夔既居相职,讵肯为狂妄之事!若迟疑不决,恐彼惊疑,反生异谋。」乃斩公明而后闻,帝是之。十七年,入觐,赐劳有加,复命行省于江西,寻以疾卒于京师,时年三十七。妻明理氏,以贞节称,旌其门闾。

  二子:长宰牙,袭爵中奉大夫、江西宣慰使;次必宰牙,仕至征东行中书省左丞,妻伯牙伦,泰安郡武穆王孛鲁欢之女,亦守义有贤行。

  〇塔里赤
  塔里赤,康里人。其父也里里白,太祖时以武功授帐前总校,奉旨南征至洛阳,得唐白乐天故址,遂家焉。
塔里赤幼颖异,好读书,尤善骑射。袭父职,参佐戎幕,调度军马,动合事宜。行省奏充断事官。时南北民户主客良贱杂糅,蒙古军牧马草地互相占据,命塔里赤至其地理之,军民各得其所,由是世祖知其能。俾领蒙古军围樊襄,塔里赤躬冒矢石,所向摧陷,樊城破,襄阳降。从丞相伯颜渡江,驻临安,寻命平章奥鲁赤等分为六路,追袭宋二王。塔里赤领军至福建,所过秋毫无犯,降者如归,宋都统陈宗荣率众来降。以功迁福建招讨使。

  时诸郡盗起,其最盛者陈吊眼,拥众五万,陷漳州。行省承制命塔里赤为闽广大都督、征南都元帅,总四省军,复漳州,生擒陈吊眼戮于市,余党悉伏诛。继从征交趾,击败黄圣许等,积功加镇国上将军、三珠虎符、广西两江道宣慰使都元帅。贺州盗起,塔里赤讨平之。改福建宣慰使,又改浙东。金疮发卒,赠辅国上将军、浙东道宣慰使都元帅、护军,追封临安郡公。

  子二人:脱脱木儿,邵武汀州新军万户府达鲁花赤;万奴,广西宣慰使都元帅。

  〇塔海帖木儿
  塔海帖木儿,答答里带人。其先在太祖时事国王木华黎,将左手大万户下蒙古军,镇太原以西八州。破金将王公佐军,斩公佐。从攻陕右,征河西,灭金,皆有功,赐种田户二百七十。曾祖忒木勒哥嗣,从都元帅塔海绀卜征蜀,死于兴元。祖扎剌带嗣。扎剌带卒,父拜答儿尚幼,从祖扎里、答朮相继袭其职。扎里从都元帅大答征蜀,以所统军二百人破宋军于巴州,斩首三百级,生擒五十余人。答朮以西川行枢密院檄领兵三千人救碉门,大败宋军,斩首三百余级,俘百余人以归。拜答儿既长,始以父官从行省也速带儿征建都,死军中。
塔海帖木儿袭父职,初从行院忽敦围嘉定,嘉定降。进围重庆,守将张娉鍪τ敌,塔海帖木儿力战陷阵,功最多。十五年,又以都鲁军二百人破宋军于白水江,〔五〕夺战船一,俘其众十三人。升宣武将军、管军总管。从也速答儿征亦奚不薛,又从征都掌蛮,皆以为前锋,杀获甚众。

  九溪蛮、散猫、大盘蛮尚木的世用等叛,从行省曲立吉思帅师往讨,皆擒之,及杀其酋长头狗等。也速答儿、药剌罕率兵万人会云南兵讨乌蒙蛮,至闹灶,其酋长阿蒙率五百余众奔麻布蛮地,塔海帖木儿以四百人追至山箐中,大败之,擒阿蒙以归。二十六年,又从也速答儿西征,不知所终。

  〇口儿吉
  口儿吉,阿速氏。宪宗时,与父福得来赐俱直宿卫,领阿速军二十户。世祖时,口儿吉以百户从元帅阿朮伐宋有功,赐以白金等物。宋平,命充大宗正府也可扎鲁花赤,领阿速军从征海都,以功授上赏。师还,成宗命宣抚湖广等处,访求民瘼,还仍旧职。至大元年,武宗命充左卫阿速亲军都指挥使,进阶广威将军。四年,卒。
子的迷的儿,由玉典赤改百户,领阿速军,从指挥玉爪失征叛王乃颜,却金刚奴军于宝直之地,降哈丹秃鲁干,累以功受赏。至大四年,袭父职,授明威将军、阿速亲军都指挥使。子香山,事武宗、仁宗,直宿卫。天历元年九月,兵兴,从战宜兴,击杀敌兵七人,自旦至暮,却敌兵凡一十三处。以功赐金带一,授左阿速卫都指挥使。

  〇忽都
  忽都,蒙古兀罗带氏。父孛罕,事太祖,备宿卫。至太宗时为镇西行省,领蒙古、汉军从攻河中、潼关、河南,与拜只思、扎忽歹、阿思兰攻秦巩及仁和诸堡,又与拜只思守京兆。岁乙未,授左手万户,从都元帅答海钳卜出征,卒军中。
宪宗命忽都将其军从都元帅大答攻巴州,又从都元帅纽璘渡马湖江,破宋叙州兵于老君山下。中统元年,宋将以舟师二千犯成都新津,忽都逆击败之,斩首百五十级。至元元年,授蒙古汉军总管。二年,从都元帅百家奴败宋将夏贵于怀安。五年,卒。

  子扎忽带,时在宿卫,弟忽都答立袭其职。忽都答立卒,札忽带嗣,为千户,从行枢密院围重庆。重庆守张媲簿⒈数千出挑战,札忽带力战大破之。回军围泸州,未下,行枢密院遣入朝计事,授宣武将军、管军总管。复还攻泸,登城,与泸兵搏战而死。子阿都赤嗣。

  〇孛儿速
  孛儿速,脱脱忒氏。世祖时直宿卫,扈驾征哈剌章还,帝驻跸高阜,见河北有驾舟而来者,顾谓左右曰:「是贼也,奈何?」孛(思)〔儿〕速进曰:〔六〕「臣请御之。」即解衣径渡,挥戈刺死舟尾二人,拏其舟就岸,舟中之人仓惶失措,帝命左右悉擒之。哈剌章平,以功论赏。
子答答呵儿,从征孛可有功,由宿卫升武德将军、揭只揭烈温千户所达鲁花赤。从征叛王乃颜、也不干等,奋戈击死数人,擒也不干,收其所管钦察之民。武宗时,进怀远大将军、元帅,卒。

  〇月举连赤海牙
  月举连赤海牙,畏兀儿〔人〕。〔七〕从宪宗征钓鱼山,奉命修曲药以疗师疫,赏白金五十两。继从太子满哥都征云南,战数胜。中统三年,火都暨答离叛,领兵与讨平之。至元十二年,佩虎符,为陇右河西道提刑按察使。兀朗孙火石颜谋乱,从皇太子安西王往镇之,皇太子赐以白金五十两。
十五年,与伯速带平土鲁,皇子复赐金衣腰带金碗,且以其功闻。十七年,进官嘉议大夫,仍居旧职。二十年,进中奉大夫、四川等处行中书省参知政事,寻以疾归秦州。大德八年卒。至顺中,赠推忠宣力定远功臣、资善大夫、陕西行省左丞、护军,追封威宁郡公,谥襄靖。

  〇阿答赤
  阿答赤,阿速氏。父昂和思,〔八〕宪宗时佩虎符为万户。
阿答赤扈从宪宗南征,与敌兵战于剑州,以功赏白银。阿里不哥叛,从也儿怯等征之,有功。世祖中统三年,从征李,身二十余战,累功授金符千户。丞相伯颜、平章阿朮之平江南也,阿答赤皆在行中,着战功,殁于阵,帝怜之,特赐钞七十锭、白金五百两,为葬具,仍赐镇巢之民一千五百三十九户,命其子伯答儿袭职。

  伯答儿从别急列迷失北征,与瓮吉剌只儿瓦台战于牙里伴朵之地,以功受上赏。寻进定远大将军、后卫都指挥使,兼右阿速卫事,将阿速军往征别失八里,与敌兵累战累捷。枢密臣以其功闻,赏白金、貂裘、弓矢、鞍辔等,寻复以银坐椅赐之。

  子斡罗思,由宿卫升佥隆镇卫都指挥使司事,赐一珠虎符。天历元年,谕降上都军凡若干数,特赐三珠虎符,升本卫都指挥使。

  〇明安
  明安,康里氏。至元十三年,世祖诏民之荡析离居及僧道、漏籍诸色人不当差徭者万余人充贵赤,令明安领之。明安岁扈驾出入,克勤于事。二十年,授定远大将军、中卫亲军都指挥使。明年,赐佩虎符,领贵赤军北〔征〕。〔九〕又明年,立贵赤亲军都指挥使司,命为本卫达鲁花赤。寻奉旨领蒙古军八千北征,明年,至别失八剌哈思之地,与海都军战有功。
二十六年冬十二月,别乞怜叛,劫取官站脱脱火孙塔剌海等,明安率众追击之,五战五捷,悉还之。至杭海,强民阔阔台、撒儿塔台等率众作乱,夺三站地,劫脱脱火孙,明安引兵又追击之,却其军。二十七年秋七月,布四麻、当先别乞失、出春伯驸马、兀者台、朵罗台、兀儿答儿、塔里雅赤等掠四怯薛牛马畜牧,及劫灭烈太子昔博赤并斡脱、布伯各投下民殆尽。明安将兵追击于汪吉昔博赤之城,贼军败走,还所掠之民并获其牛马畜牧等以归。时出伯、伯都所领军乏食,奉旨以明安所获畜牧济之。二十九年,以功升定远大将军、贵赤亲军都指挥使司达鲁花赤。时别失八剌哈孙盗起,诏以兵讨之,战于别失八里秃儿古阇,有功,贼军再合四千人于忽兰兀孙,明安设方略与战,大败之。大德二年,复将兵北征,与海都战。七年,殁于军。子曰帖哥台,曰孛兰奚。

  帖哥台,初为昭勇大将军、贵赤亲军都指挥使司达鲁花赤。及改充万户,则以其叔父脱迭出代之。帖哥台后以万户改中卫亲军都指挥使,进银青荣禄大夫、平章政事。子曰普颜忽里,曰善住。普颜忽里,怀远大将军、贵赤亲军都指挥使司达鲁花赤。善住,初直宿卫,历中书直省舍人、诸色人匠达鲁花赤,迁奉议大夫、佥中卫亲军都指挥使司事。天历元年九月,赐佩一珠虎符,从丞相燕帖木儿御敌檀州等处,又率其家人那海等一十一人,自出乘马与辽军战,却其军,俘八十四人以归。丞相嘉之。

  孛兰奚,昭武大将军、中卫亲军都指挥使,积官银青荣禄大夫、太尉。子桑兀孙,中卫亲军都指挥使。桑兀孙卒,弟乞答海袭职。

  〇忽林失
  忽林失,八鲁剌氏。曾祖不鲁罕罕札,事太祖,从平诸国,充八鲁剌思千户,以其军与太赤温等战,重伤坠马,帝亲勒兵救之,以功升万户,赐黄金五十两、白金五百两,俾直宿卫。祖许儿台,年十五能驰射贼,以勇略称。从定宗〔征〕钦察,〔一零〕为千户。领兵下西番。从世祖伐宋,至亳州,与宋人迎敌,败之。父瓮吉剌带,初为军器监官,从世祖亲征阿里不哥,以功受上赏。俄奉旨使西域,籍地产,悉得其实。帝方欲大用之而卒。
忽林失初直宿卫。后以千户从征乃颜,驰马奋戈,冲击敌营,矢下如雨,身被三十三创。成宗亲督左右出其镞,命医疗之,以其功闻。世祖以克宋所得银瓮及金酒器等赐之,命领太府监。后以千户从皇子阔阔出出征,还,留镇军中。

  后从成宗与海都、都瓦等战有功,成宗嘉之,特命为翰林承旨,俄改万户。与叛王斡罗思、察八儿等战,以功授荣禄大夫、司徒,赐银印。武宗尝曰:「群臣中能为国宣力如忽林失者实鲜,其厚赉之。」于是遣使召见。未几武宗崩,仁宗即位,念其旧勋,赏赉特厚。

  子燕不伦,初奉兴圣太后旨,充千户。俄改充万户,代其父职。寻罢,归其父所受司徒印及万户符于有司,仍直宿卫。致和元年秋八月,在上都,思武宗之恩,与同志合谋奉迎文宗。会同事者见执,乃率其属奔还大都。特赐龙衣一袭,命为通政院使。天历元年九月,同丞相燕帖木儿败王禅等兵于红桥,又战于白浮,又战于昌平东,又战于石槽。帝嘉其功,拜荣禄大夫知枢密院事,以世祖常御金带赐之。

  〇失剌拔都儿
  失剌拔都儿,阿速氏。父月鲁达某,宪宗时领阿速十人入觐,充阿塔赤,从世祖至哈剌〔章〕之地,〔一一〕战数胜,兀里羊哈台以其功闻,赐所俘人一口以赏之,后以金疮发卒。
失剌拔都儿至自脱别之地,帝特赐白金、楮币、牛马等物。至元(二)十一年,从丞相伯颜南征有功,〔一二〕仍充阿塔赤。帝尝命放海青,曰:「能获新者赏之。」失剌拔都儿即援弓射一兔二禽以献,赏沙鱼皮杂带及貂裘,且命于尚乘寺为少卿、于阿速为千户。二十四年,授武略将军,管阿速军千户,赐金符。乃颜叛,从诸王和元鲁往征之,力战有功。乃颜平,帝赏以金腰带及银交床等。二十五年,进武德将军、尚乘寺少卿,兼阿速千户。征哈答安等,败之,获其驼马等物。成宗嘉其功,以军二千益之。讨叛王脱脱,擒之,以功受赏。大德六年卒。

  子那海产,袭其职。至大二年,进宣武将军、右卫阿速亲军都指挥使,赐三珠虎符。泰定二年,覃加明威将军。

  〇彻里
  彻里,阿速氏。父别吉八,在宪宗时从攻钓鱼山,以功受赏。彻里事世祖,充火儿赤。从征海都,奋戈击其前锋,官军二人陷阵,掖而出之,以功受赏。后从征杭海,获其牛马畜牧,悉以给军食。帝嘉之,赏钞三千五百锭,仍以分赉士卒。
成宗时,盗据博落脱儿之地,命将兵讨之,获三千余人,诛其酋长还。奉命同客省使拔都儿等往八儿胡之地,以前所获人口畜牧悉给其主。军还,帝特赐钞一百锭。武宗居潜邸,亦以银酒器赏之。至大二年,立左阿速卫,授本卫佥事,赐金符。皇庆二年,从湘宁王北征,以功赐一珠虎符。

  子失列门,直宿卫。致和元年秋八月,从知院脱脱木儿至潮河川,获完者八都儿、爱的斤等十二人,戮八人,执四人归京师。复于宜兴遇失剌、乃马台等,迎战,奋戈击死二人,以功赏白金、楮币。天历元年,从击秃满台儿之兵于两家店,杀其四人,复以功受赏。从战蓟州,又杀其四人。十一月,又追杀十二人于檀子山,以功授左卫阿速亲军都指挥使司佥事。

  〇曷剌
  曷剌,兀速儿吉氏。至元九年,见世祖,诏入太官直。从讨叛王乃颜,赐白金、楮币、甲冑、橐驼、鞍马。以其才堪使远,成宗时使高丽,使和林,使江西、福建,不失使指。授忠勇校尉、中书直省舍人。出监息州,迁奉训大夫。武宗诏曰:「曷剌世祖旧臣,可授奉议大夫、都水监卿。」明年,加嘉议大夫。又明年,佩金虎符,兼直东水鞑靼女直万户府达鲁花赤。延佑元年,特授资善大夫、辽阳等处行中书省左丞,仍监其军。三年,召还,特授荣禄大夫、大司农。卒,年六十三,赠推诚宣力保德功臣、太师、开府仪同三司、上柱国,追封蓟国公,谥安穆。
子不花,宿卫仁宗潜邸。及即位,特授中顺大夫、中书直省舍人,改客省副使,迁太中大夫、典瑞太监,改左司员外郎、参议中书省事,拜中奉大夫、中书参知政事,资德大夫、宣徽副使、同知宣徽事,改典瑞院使,兼世其父监军,佩金虎符,改翰林学士。至治元年,仍翰林学士,监军,领东蕃诸部奏事。

  〇乞台
  乞台,察台氏。〔一三〕至元二十四年为钦察卫百户,从土土哈征叛王失烈吉及乃颜有功,赐金符,升千户。从征忽剌出,战于阿里台之地。元贞二年,以疾卒。
子哈赞赤袭职,从创兀儿于魁烈儿之地,与哈答安战有功。大德五年,从战杭海。从武宗亲征哈剌阿答。复从创兀儿征不别、八怜,为前锋,以功受赏赉。皇庆二年,授金符,为千户。明宗居潜邸,延佑四年命从西征,与秃满帖木儿战于失剌塔儿马失之地,以功复受厚赏,居其地十五年。〔一四〕天历二年,赐金符,授昭勇大将军、同知大都督府事。卒。

  〇脱因纳
脱因纳,答答叉氏。世祖时从征乃颜,以功受上赏。大德七年,授钦察卫亲军千户所达鲁花赤、武德将军,赐金符。八年,改太仆少卿。十年,迁阿儿鲁军万户府达鲁花赤,易金虎符,进阶怀远大将军。寻改中奉大夫、太仆少卿,仍兼前职。至大二年,拜甘肃行尚书省参知政事、通奉大夫。四年,入为太仆卿,升正奉大夫。皇庆元年,授阿儿鲁万户府襄阳汉军达鲁花赤,仍领太仆卿。延佑三年,拜资德大夫、甘肃行中书右丞。至治二年,改通政使,转会福院使,寻复通政。致和元年,分院上都。秋八月,为倒剌沙所杀。文宗即位,特赠宣力守义功臣、荣禄大夫、上柱国、中书平章政事,追封冀国公,谥忠景。
有子曰定童、只(沈)〔儿〕哈朗。〔一五〕定童袭父职,阿儿鲁万户府襄阳万户府汉军达鲁花赤,佩金虎符,明威将军。只(沈)〔儿〕哈朗,初授钦察亲军千户所达鲁花赤,佩金符,武略将军。改授朝列大夫、通政院副使,历同知,升院使,积官中奉大夫。

  〇和尚
和尚,蒙古乃蛮台氏。祖海速,充昔烈木千户所蒙古军百户。伯父兀鲁不花,初充蒙古军五十户。至元七年,从昔烈木千户南征,以功命权百户,从佥省阿(速)〔剌〕海牙攻樊城。〔一六〕十一年,从攻新城,又从攻鄂东门,攻处州,屡立战功。二十五年,赐银符,授敦武校尉、后卫亲军百户。是年秋卒。父怯烈吉袭。怯烈吉卒,和尚袭。
至大三年,进忠翊校尉、后卫亲军副千户,赐金符。延佑二年,江西宁都寇起,杀守土官吏,从元帅乞住等总兵讨之,生擒贼酋蔡五九诛之,捣其巢穴。致和元年八月,西安王以兵讨倒剌沙,命从丞相燕帖木儿擒乌伯都剌,分兵备御。

天历元年九月,从战通州,以功赏名马。从击犯红桥之兵,手戈刺死二人,败之,夺红桥。及纽(邻)泽大夫等力战于白浮,〔一七〕杀其四人。和尚白丞相曰:「两军相战,当有辨,今号缨俱黑,无辨,我军宜易以白。」丞相然之。战于昌平栗园,杀二人。又与亚失帖木儿战于石槽,杀三人。十月,从击秃满台儿于檀州南桑口,败之。又从丞相追击其军于檀州之北,有功。十一月,命领八卫把总金鼓都镇抚司事。

校勘记
〔一〕曾祖父达释考异云:「案下文云达释之子野里朮;又云铁哥朮,野里朮之长子;则此云曾祖父者误也。」
〔二〕丙午太祖西征按丙午为元定宗贵由元年,此处显讹。元太祖西征在十四年至十八年。道光本改作「己卯」。

〔三〕(隶)〔棣〕州按元无「隶州」,此误。道光本作「棣州」,从改。

〔四〕中书(左)〔右〕丞本证云:「继培案,纪至元十四年置行中书省于江西,以塔出为右丞,麦朮丁为左丞,忙兀台、哈剌、张荣实传并作右丞,此作左丞误。」本证是,从改。

〔五〕都鲁军二百人按本书卷九九兵志有「又名忠勇之士曰霸都鲁」。「霸都鲁军」即死士。此处当脱「霸」字。

〔六〕孛(思)〔儿〕速据前文改。蒙史已校。

〔七〕畏兀儿〔人〕从道光本补。

〔八〕父昂和思本证云:「案即杭忽思,自有传,并叙阿答赤事彼传作阿塔赤,此复。」杭忽思传见卷一三二。

〔九〕领贵赤军北〔征〕原空阙,从北监本补。

〔一〇〕从定宗〔征〕钦察从道光本补。

〔一一〕从世祖至哈剌〔章〕之地按本书卷一二一速不台传附兀良合台传,卷一二三赵阿哥潘传、阿儿思兰传皆载元世祖、兀里羊哈台征哈剌章,据补。哈剌章,汉译乌蛮。蒙史已校。

〔一二〕至元(二)十一年从丞相伯颜南征有功按伯颜南征在至元十一年,「二」字衍,今删。蒙史已校。

〔一三〕察台氏蒙史云:「旧传作察台氏,乃钦察台氏之脱误。」

〔一四〕居其地十五年按自延佑四年至天历二年当为十三年。蒙史改「五」为「三」,疑是。

〔一五〕只(沈)〔儿〕哈朗「只沈哈朗」,于蒙古、突厥语无释,「沈」为「儿」字之误,今改。下同。「只儿哈朗」蒙古语,言「
幸福」。

〔一六〕从佥省阿(速)〔剌〕海牙按本书卷七世祖纪至元八年正月己卯条、卷一二八阿里海牙传,此即同佥河南等路行中书省事阿里海牙。卷七、八世祖纪至元九年九月甲子、十二年二月辛酉条,卷一七三崔彧传又作「阿剌海牙」,据改。

〔一七〕纽(邻)泽大夫据本书卷三一明宗纪天历元年九月、卷三二文宗纪致和元年八月己未条、卷一三八燕铁木儿传删。蒙史已校。

TAG标签:
版权声明:本文由365bet在线官网下载发布于考古专栏,转载请注明出处:列传第二十二